佛教文化 天然论坛 南阳佛文化网

  • 15090148770
  • 燃灯之路 健康与生活 专注于佛文化
搜索
猜你喜欢
查看: 790|回复: 4

武当太上岩现神秘石窟像 太上老君穿佛教衣服

[复制链接]
匿名  发表于 2014-5-20 12:08:30 |阅读模式
武当太上岩现神秘石窟像 太上老君穿佛教衣服

面部被损,石窟真容难辨

2009年3月,记者随十堰市民俗学会会长袁正洪在武当山八仙观采风间隙,他兴奋地说,这里隐藏着一个武当山迄今发现的最早、最大的摩崖造像群。在袁正洪的带领下,记者与同行的资深探险家税晓洁一起沿景区旅游公路下行,行约1公里时,走至八仙观村通往老君堂的一个山林石岩间,袁正洪停住脚步说,“就在这儿!”仔细一看,左侧荒山草丛中掩映着一块字迹斑驳的“老君洞”水泥路牌。随即,我们从旅游公路左侧一个极不显眼的土坎处径直向上走去。只见这里杂草丛生、灌木相间,一条清晰的路蜿蜒向上,偶有几级青石漫道,虽残破不堪,但其细节处依稀展现着当年的规模与繁华。

走不多远,便是这条土路尽头。抬头望见山林石岩中,一尊依岩而凿的石窟像闯入眼帘。无疑,这就是老君洞。当地人称为老君岩;也叫太上观、太上岩。

发表于 2014-5-21 07:54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
这尊神秘的石窟像端坐窟内,面部被损,居高临下;其头颈左侧稍残,无法分辨其真容。

成书于明朝宣德六年(公元1431年)由任自垣编撰的《敕建大岳太和山志》记载:“太上岩,即玉清岩、太清岩,又名太上观,去太玄观东二里许。山峰围绕,地势高耸。上接紫霄,下瞰碧涧,和气盎然,草木葱蔚。宋天圣九年(公元1031年),高士任道清、王道兴,用工开凿岩龛,斫成太上尊像,岩前创建殿宇。兵火不存。大明宣德元年(公元1426年),皇上御极之处,遵先帝敕免均州千户所差役,又免屯田子粒,尽数存留在山修葺。宣德三年(公元1428年)五月十五日,太上、三清、十方天尊、四大天将,用工之初,六月初八日,东山忽现五色瑞光……岩东有岩,石刻太上,十方天尊、玄帝……岩西有岩,石刻郁罗萧台,三清、四帝……下有北门、方丈、道房,东西灵石二泉。令道士焚修。”

在《敕建大岳太和山志》中,作者任自垣将太上岩列入“三十六岩”之一。

明朝嘉靖十五年 (公元1536年),时任武当山提调官的方升编纂《大岳志略》上记载:“太上岩,即太上观,去玉虚宫西二十三里……东西有灵石二泉。”

仰望眼前这座高4.05米,宽4.13米,深2.4米的石窟,其内依岩斫刻的这尊神秘石窟像,俨然一个“小龙门石窟”。石窟呈双拱穹,岩洞外上方还依稀题刻着“太上君”三个大字。

经测量,石窟通高2.95米,面部残破的石窟像高2.38米。石窟顶部,有13幅直径为0.38米圆雕画像,环绕陪衬着石窟像。石窟两侧各有两尊线条明快、衣纹流畅的武将岩画。仔细观察,浅浮石刻武将栩栩如生,或持斧或持戟,威武把守洞口。

在老君洞石窟右侧岩壁上,还刻有长约1米的隶书“太清”二字。洞右峭壁上嵌有数通画像碑,系刻有花饰的长方形石板,石板上刻有头戴莲花的神像等,均为浅浮雕造像,腾云驾雾,飘逸洒脱。石窟左侧约20米处摩崖群,竖刻有高2.3米、宽0.45米的“静乐国王太子仙岩”八个字。此外,还有“大宋天圣九年七月(吉)日,老君岩王道兴记”、“钟陵僧人宝□□□□”等刻字(注:□为风化辨认不清的字)。

最为惊叹处,在石窟左侧岩壁的中间刻有“蓬莱九仙”画像,即一龙戏珠,九仙飘飘欲落,乘一条腾飞的四足三爪龙。龙身长1.33米,宽0.5米,龙身上蓬莱九仙造像,石刻线条流畅,落款为“明弘治”(公元1488年至1505年)。摩崖群刻还有“太子初入武当”、“蓬莱真境”、“太子仙岩”、明朝钦差太监访太上岩摩崖留字及古代人物画像等。

据史料记载,明朝永乐十年(公元1412年),敕建太上岩山门庵等建筑。明朝玉虚宫提点任自垣曾长期在此居住,编修《道藏》和《敕建大岳太和山志》。

武当山文物宗教局副研究员赵本新称,该石窟外岩壁上刻有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等时代遗存下来的浮雕石刻,是武当山迄今为止少见的摩崖造像群,具有重要的艺术和观赏价值。

2013年7月,正值夏日。记者故地重游寻找“老君洞”路牌,但树木葱绿,路旁全是齐腰深的杂草。繁茂的枝枝叶叶遮挡了蜿蜒的路道,怎么也找寻不到,只好无功而返。

2014年元月下旬,恰逢冬季,记者再次来到这里,草木凋零,沿着蜿蜒路道很快就找到了神秘的石窟像。时光飞逝,唯有石窟不变。

发表于 2014-5-21 07:54:19 | 显示全部楼层

说法不一,身份颇有争议

关乎太上岩这尊面部被损的神秘石窟像,其身份及开凿年代,各种说法不一。有说是北宋,也有说是唐朝,一直颇有争议。

明朝、清朝所有版本的《武当山志》,均沿用明朝任自垣的说法,认为这尊石窟像是北宋道教老君造像。

“窟内依岩打凿成老君坐像,庄严肃穆,慈眉善目。”武当山古建筑专家张华鹏曾如此描述。

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李凇指出,老君岩摩崖造像是同期所制作,整龛造像是统一设计,一次完成,其制作年代是北宋天圣九年而非唐朝。

武当山文物宗教局副研究员赵本新则认为,根据现存摩崖石刻以及历史背景和大量的文献资料分析,应为唐朝时期佛教的产物,并非北宋时期的造像。他说,早在唐朝以前,武当山不仅是道教圣地,也是佛教修炼、传播、弘扬教义的重要场所。

“太上老君特征应是长眉、大耳长须,吉祥座。”通过研究,赵本新发现,这尊神秘的石窟像虽然面部被损,但五官却能隐隐窥出轮廓一二,即八字眉,无发、无冠、无须,耳大垂肩,静思状,有明显佛像特征。他认为,应该是佛教禅宗派的形象。

赵本新分析认为,根据造像特征和历史文献以及时代特征来看,这尊佛像应为五祖之一的某一人物形象。石窟的开凿年代至少在唐朝中期以前就已经存在。

那么,这尊石窟像何时被毁的呢?“这可能与唐武宗李炎灭佛有关。佛教由于当时在政治上受挫后,唐武宗勒令僧尼还俗,一时绝迹中原。”赵本新认为,武当山这座佛庵连同造像,当时同样会遭到政治风暴的波及,而武当山的这一批佛教建筑并没有拆除,而是完整地移交给武当道教管理使用。“但石窟像难免不遭此劫。”

发表于 2014-5-21 07:54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
他指出,这批佛教建筑未毁另有旁证。北宋著名文学家李方叔在元符二年(公元1099年)游武当山时,即兴写下了《武当山赋并序》,文中描绘唐朝佛寺相当辉煌壮观。文中提到:“但余梵宫,炫焕翠微,碧瓦鳞布,朱栏翠飞,盖古唐太乙延昌之旧刹,肃代二帝用以奉国师之隆仪。”赵本新由此推断,当时并没有对石窟像彻底砸毁,当然地方**在“灭佛”之前,是否有意想将其佛像改造成道教神仙呢?还值得继续探讨。

“这尊佛像正身等均未遭到破坏,却只是在这尊佛像五官上的高线条轮廓做了毁面。”赵本新说,虽然头顶一侧局部残,头部“无发”却显而易见;面部凸的部分虽然损去,但五官残隐的线条仍能透出佛的信息。

赵本新考证认为,此地较为偏僻,加之取水困难,道教的修炼者无法赖以生存,只有放弃。一尊面目不全的佛像,经过了几个世纪的变迁,也几乎被人们慢慢遗忘了。而北宋年间王道兴的题刻反证了此地确属无人看守。“石壁上的题刻,恰恰证明王道兴是老君岩的一位道人,只是到此一游而已。”赵本新说,几百年后,正是王道兴的题记,使明朝修志人员误断。

经过研究,赵本新发现,元朝刘道明编撰的《武当福地总真集》“三十六岩”中并没有提到老君岩。“刘道明编志脱稿是在元初,这就是说,至少是自南宋至元初,武当道教就没有老君岩及其所谓的老君像。”

他说,元代中叶的武当道士罗霆震在《武当纪胜集》中收录元诗209篇,全诗集以赞美武当山道教宫、观、岩、洞等胜迹为主,诗中也没有提及此岩。“这决不是偶然的巧合,恰恰说明元朝中期以前,武当道教并没有将此岩祀为老君岩、其像祀为老君像。原因很简单,它属于佛教建筑,道教没有理由收录。”赵本新进一步指出,武当道教的岩洞主要以天然洞穴为栖身修炼之所,而佛教多以人工开凿为主,此窟即为人工开凿。

“大量的文献资料表明,隋唐时期武当山佛教相当活跃,然而僧人在山上的活动轨迹中所留下的实物却远远不如道教,几乎被淹没殆尽。”赵本新认为,这座佛道摩崖石窟造像群弥足珍贵,是武当山古建筑群重要文化内涵和补充,填补了武当山宗教发展史上的空白,对研究武当山佛道史起着举足轻重的参考价值。“它创造了佛教建筑在道教建筑全方位包围中,仍能和平相处、共存共荣的奇迹。同时,这也是武当山迄今发现最早的建筑,至今已有1300年的历史。”

发表于 2014-5-21 07:54:44 | 显示全部楼层

艺术魅力,填补武当空白

崇山峻岭的幽僻之地缘何开凿石窟?武汉理工大学土木工程与建筑学院教师、建筑学博士祝笋与赵本新的观点几近相同。

祝笋认为,这尊面部被损的神秘石窟像,是刻于晚唐的释迦佛像。“石窟像头部大部分毁坏,身着褒衣博带式袈裟,U字形通肩式圆领,内着交领衫,下穿长裙,结跏趺坐作说法印。”祝笋说,通过仔细观察,还会发现一些佛教的东西。“神像头部虽毁坏,但依然可以看到头部残存的螺旋发髻,挺直粗大的鼻梁,特别是双耳垂肩,耳垂肥大。”

他指出,这与唐朝佛像“髻厚、鼻隆、颐丰,挺然丈夫相”非常近似。另外,袈裟褶纹刻法为平行大圆弧线条,断面呈阶梯式;其坐式又为结跏趺坐,这些都为佛像的通行做法。

祝笋举例说,唐宋时期的道教造像衣着、坐式均与此不同,特别是这一时期的天尊、老君像,颏下都有山羊式的胡须或满腮长须。

那么,道教太上老君为什么穿着佛教衣服?释迦牟尼怎么又变成了太上老君?祝笋研究发现,唐朝后期,武当山佛教发展十分迅速,敕建了不少佛寺,一直到北宋初年,佛教在武当山势力很大。但到了北宋中期,道教发展起来,特别是宋真宗以后,真武神被奉为宋朝“社稷家神”,佛教因此逐渐衰退。到了北宋天圣九年,任道清、王道兴等道士便将这尊释迦佛像改凿为老君像了。另外,从老君岩现存大量建筑遗址,结合佛教依山为寺、凿岩嵌佛的习惯来看,老君岩极有可能是唐朝太乙寺或延昌寺的旧址。

“老君岩被道教占领后,从南宋开始,又在此刻有不少道教题材的画像。”祝笋认为,老君洞佛教的释迦像被道教化以后,可谓彻底的“老子化胡”了。但佛像表情的质朴、单纯,显示出唯识玄想、微妙深奥、光华灿烂的精神境界,仍然闪烁着佛教特有的艺术魅力。“老君洞石窟像,是我国现存唯一的既是释迦又是老子的神像。”

佛道合体也好,佛道之争也罢,如果不是机缘巧合,埋没千年的奇迹也许很难被唤醒。

太上岩,隐藏武当山中的“蓬莱真境”,演绎的千古传奇仍将生生不息……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南阳网上报警厅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